篮球青州夜话【楼道惊魂】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p>      
 作为一个家常的小护士,每到值夜班的时候自己就会感到忧愁。看看周围死气沉沉的屋子,再看看手里的防狼小手术刀,我在心头又一回为不可能展开的名特优夜生活哀悼起来:再见了,巷子里的腹心少年;再见了,小花坛旁激烈的a片;再见了,我可爱的正太少年……</p><p>
 
 正在哀悼着,一阵朔风忽然卷过来。我不禁的打了一个颤抖,心说又是谁打开了楼梯间的门……真是……嗯?!</p><p>
       楼梯间? </p><p>    
他娘的,地下二楼的阶梯间?!这地点不是吓死过人然后就被封住了吧?我欲哭无泪地转身往来时的电梯间走,准备明日夜间,不,现在即刻请假找人替班……</p><p>
   
一个人的足音孤孤单单回响在楼道里,阴冷的风一阵阵吹着被冷汗湿透的后背。灯光仿佛变得越来越阴沉,每一个被阴影覆盖的犄角此刻都变得杀机暗藏,好像隐形了累累吃人的精灵。原本走着尚未多少长度期的路,此刻变得极其漫长。打开电梯后,里面空无一人。我一面走进去一边庆幸地想:还好没有突然冒出一个遗体什么的……否则确实会被吓死在此间,果然是我太敏感了。
       
 我拿动手机,却欲哭无泪地发现电梯间里从未信号。电梯缓缓上升,心里更加着急不安,像揣了一只兔子,在四处乱撞。</p><p>
   
时间久远得近乎过了一整个世纪,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自己不顾三七二十一就冲出去。不过,在见到四周的条件之后,我禁不住双腿发软,差点被吓得心不在焉。</p><p>
   
一个身形……相当恐惧的人影……不不不,这已经不得以被叫做“人”,这几个黑影没有身体,只有一颗头颅悬浮在上空中,像波浪般卷曲的长发如同禁婆一样在半空胡乱飞舞。那一个黑影足有篮球板那么大。我死死地住压抑喉间惊恐的尖叫,拿起先机胡乱拨号。我立即在想:无论是何人,只要联网了就好,哪怕是通常里最厌恶的人,无论是什么人,接通就好……接通,接通就、就好……</p><p>
   
 这么些时候我突然想到了自己曾经亲自弄死的这条土狗,它死的时候和自己这儿映在屏幕上的眼力一模一样。那多少个时候自己初来乍到,觉得养狗可以护家防盗,不过后来又嫌弃它麻烦,于是就用绳子把它勒死了。其实它很懂事,还领会不随地大小便,还救过我……我、我怎么就把它杀了?</p><p>
     这个黑影一动不动,好像是贴在灯上的皮影画。</p><p>    
 不过它又那么真实,像是活着墙壁里的妖魔,挥之不去……</p><p>  
 
 电话终于接通了,可是对面只有沙哑的狗叫声在不停地叫喊,好像冤魂索命一样。女子的脑部转了一个面,墙上的黑影变成了女生的侧影。我低下头,看向手机屏,暗淡的灯光下,它知道得像是一面镜子,清晰地倒映出一个女性的面相。</p><p>
     
 “啊——!”我失声尖叫,顾不得冰冷发麻的双腿使劲往外面跑,这些妇女在我身后“咯咯”怪笑,仿佛在调侃我愚笨。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生理上的难受一阵阵激励自我的神经,门外的楼道寂静无人,只有自己的步伐和妇女的怪笑。</p><p>
     
 没跑出几步,一股强大的外力从背后袭来。我措不及防,被扑倒在地。手机摔成两半,从手机屏幕的反射上自我看见我早已亲手勒死的狗拖着一条粗糙的尼龙绳踩在本人背上。它呢开嘴,似乎是在笑。</p><p>
       然后,它低下头,咬断我的喉咙。</p>

翌日,一如从前的经常。对于这城镇和集镇中的大多数人来说,昨夜都是不存在的。这早晨还真是安逸啊,看来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吧,风使如是想着,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努力挪动了一下伤痕累累的躯干,去够茶几上这瓶水,却认为全身无比酸痛,几乎连胳膊的都抬不起来,明明眼看着就要够到这水,却总体从沙发上摔了下来,只得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板上,无奈地说道:

“真是的!果然这副人体依旧太经不起折腾了,才这种程度就那样了,将来真怕顶不住啊。”老彻闻声而出,接话道:“没办法啊,人类的躯干是很薄弱的,习惯一下呢。”

“诶?我分明记得原来自己要好的肢体就不曾这么脆弱啊。”风使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非正常人类不包括在内。再说都过去几百年了,对血肉之躯的回忆应该也略微清晰了吗。”老彻边说边将水递给风使,又提醒道:“但是,前几天也要麻烦风使老人继续以彻轩的身价去上学。”

“……当中学生还真是劳碌啊!”风使说着,费劲的换上服装外出了。

按往常的景色,彻轩在求学途中是绝不会碰着布凡的,可是出于今儿早上哲泓突然的启事,弄得她混乱,睡不落实,竟然出乎意料的早醒了。布凡没精打采的走在中途,一边咬着面包,一边盘算着什么,忽见一个熟习的人影以前方不远的便民店里闪了出去,正是彻轩!这可真是意外惊喜啊。布凡刹那间如打了鸡血一般活力全开,一边喊着彻轩的名字一边从前面追上去,见彻轩手中正提着五个饭团,便重重拍了一晃彻轩肩膀,道:

“你小子终于舍得废弃面包了?真奇妙啊!”

“只是碰巧饭团离自己相比较近而已。”彻轩佯装淡定的回应,他原来就已满身酸痛,布凡又猛地来了如此一掌,他只觉全身的痛觉神经都被激活了,连带这个大大小小的口子也一并疼了起来,这味道也不是高兴的。

“看来偶尔早起也是有益处的哟,正好一起去高校吧。”尽管风使心中已经说了相对句“饶了本人吗”,但是毫无疑问,没有主意,二人便一同往高校走去。

“你天天都是这多少个日子去校园吧?”布凡问道,此刻他忽然发现到跟彻轩一起念书是件很心旷神怡的事。

“嗯……差不多吧。”彻轩回答。五人虽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但彻轩脑子里却睡意满满。看来就是老彻的玉红草粉末是对着炎魔的真身使用的,也会给自己和这些身体带来不小的影响。

这天,布凡破天荒的在授课铃响往日就进了体育场馆,然则当她观察哲泓的职位空荡荡时,心头仍然略微纠结,她回想起了下这一个天发生的事,总觉得哲泓好像是突如其来之间就变奇怪了。是因为自身的来由吧?仍然只是因为办了分外协会?或者是自家狐疑了?布凡想着,很快又起始纠结一会儿哲泓来了应有要怎么面的题目,是像通常一致热络呢如故保持点离开相比好?就如此纠结来纠结去,早自习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然则哲泓还不曾来,布凡扭头去叫彻轩,却发现彻轩已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结果一切一天,哲泓都并将来高校,而彻轩则维持那一个姿势睡到现在,叫也叫不醒,何人叫都无济于事。可是最神奇的是连老师都不曾准备叫醒他,不,应该是没有察觉他。假诺哲泓在的话肯定又会吐槽她存在感弱了吧?布凡想到这里,竟然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举手投足时间,布凡自然是不会失掉的,这不过他的主场。似乎是为着将心头的不乐意一扫而空,这天布凡打得特别拼命,用锐不可当形容都尤嫌不足,让一众男生集体傻眼,而布凡还认为不舒服。自从布凡升上高中之后,她的体能与球技也一路上升了一个程度,加上平常里没事就和兄长过招、陪练,三叔也会顺便给他一些带领,特别是这段日子,堂弟正在准备选取赛,由此锻炼也愈加集中,就连布凡自己都通晓感到到温馨球技的高歌猛进,现在的她已开始期待能有更强的挑衅者出现了。

一晃就到了星期天,哲泓依然没来学校,而彻轩也一向保持睡得天昏地暗的图景,布凡因而以为下周过得老大粗鄙,唯一的便利就是团结趁彻轩熟睡之际偷拍了个痛快,只是内心的千愁万绪仍然只能去篮球场发泄。然则,为了满意自己与强手钻探的意愿,布凡想了个主意,天天活动时间都友好占一个小整场,立一块写着“篮球1v1挑衅赛”的牌子和比赛规则,并将胜者的奖赏是足以任由命令败者做一件事特别标明,果然天天都抓住众五人回复参赛。由于布凡至今都没在挑衅赛中输过,才短短几天她就小有声望了。

前些天,布凡的比赛场馆来了一帮不速之客,那一个男男女女自称是毕业未来回母校看看,碰巧看到有竞技,就来凑个热闹,可是多数人看来他俩怪异的装扮和发型,都只会认为是地痞流氓和小混混一类的人物呢。见来者未必善,不少人匆匆离开,也有人劝布凡不要引起,无论输赢都不佳应付,其实布凡心中也有一丝犹豫,但另一方面他克制自己的技术要输很难,另一方面也认为这是高校,相对安全,便没有表态。这时一个毛发染得花团锦簇的长发女士走出去,道:

“我看这规则挺好玩的,不如让我来试一试?放心,我不会提什么无理要求的。”

“说得好像你已经赢了一致。”布凡说着,就将篮球扔了千古,道:“让你先攻吧。1对1,规则你知道啊?”

“哼,你认为你是在跟什么人说话吗?你妹夫布辰还向自己请教过球技呢!”布凡还没来得及对她的话做出反应,这人就及时展开攻势。只见他第一多少个不错的接力控球,便熟悉的控球向前突破,布凡自然不用示弱,顿时上前防守,却见这人来了个急停转身,便要从侧面突破,速度之快让布凡也吃了一惊,眼看着对方再前半步就要穿过自己的看守,布凡竟并不转身,直接从斜刺里呼吁将球戳出界外。

“不赖嘛!布辰的阿妹也有特长嘛!”那女孩子微笑着说,但布凡知道他实在并没有感觉惊愕。

“你怎么会认识自己四哥的?”布凡道。

“这可正是说来话长了。你如若赢了本人,我就告知您。该你了。”这女孩子仍旧微笑着把球扔给了布凡,摆出了防守的架子。

瞩目布凡拿到球便直接控球猛冲,一副要强行突破的典范,这女士却不上当,还是重心稳稳的在原位防守,布凡见状便偷偷调整了关键性,待迅速带球到这女子跟前时竟突然收势,来了个后倾跳投,动作之熟谙与敏捷让那女士也稍微赞美了一下,不过这妇女也非等闲之辈,亦立时起跳,利用祥和的身高优势,后发而先制人,将布凡的球紧紧盖了火锅。如此一来,球权便再一次落入这女士手中。

如此一来二去,互有攻防,各自都使尽了浑身解数,即便比分一直锁定在0比0,却是一场激烈的对打,可谓是棋逢对手。

“真是累死人了。不如本次即使平局怎么样,表嫂妹?”这女孩子问道。

“你还没告诉自己你怎么会认得我堂哥的。”布凡紧咬不放。

“真是个执着的千金。不用顾虑,我们很快就有机遇分出真正的成败的。”这女士说完,便从身后一个飞行器头手中拿过一张宣传海报,递给布凡,道:“到时候我会去参加这么些比赛。想清楚你小弟的事,不,不对,想和本身分高下的话就来以此竞赛吧。可是首先,你得结合一个五人球队呢。”

“然而,以你的水平可能连队员都找不齐啊!”一个留着黄毛的鸡冠头突然说道,“虽然找齐了,也一定会在遇见我们事先就被打得稀巴烂吧,哈哈哈哈!”他身边的一干人等也随之一起笑起来。

“你说怎么?!”布凡怒道。在篮球这下边,布凡的自尊心然而很高的。

“我说您水平根本都不够看啊大外孙女!”那鸡冠头一脸鄙视地看着布凡。

“这么说您很厉害咯?”布凡竭力遏制着怒气。

“本少爷啊,一根手指就足以杀死你了!哈哈哈哈哈!”这黄毛鸡冠头愈发狂妄了。

“喂,大野!你也说得太过分了!”这女士避免道。

“然而她说的是实情啊!”这飞机头也说道了。

“我说你们啊……”这女人叹了口气,又转向布凡,一脸歉意地说道:“总而言之,我们竞赛时再见吧。”

“倘若你能坚称到与我们交手的话!哈哈哈哈哈哈!”这黄毛又不失时机的补了一句,又有部分人随即一块儿笑了,布凡再也按捺不住怒火,拿起篮球大力扔了过去,道:“单挑!”

这人却轻巧的接住球,轻蔑的看了布凡一眼,道:“这就让本少爷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实力的距离啊。受死吧!”布凡登时全身心投入,准备防守,只见这黄毛谙习的运着球渐渐接近,却在刹那间黑马加快,布凡只觉眼前人影一闪,还没赶趟做出反应,这人已经做到一个可观的抛投,球正从篮框中落下。布凡惊呆了,愣在原地目送那么些人扬长而去。